三國名篇與遊戲(1)——從蘇軾詞章中看歷史情懷

這邊選摘一些三國相關古文名篇,有各代名家之作。當然啦,真要了解三國時代的歷史真實以及傳奇的時代內涵,必須讀《三國志》,凝練的古文表達,精簡傳神,幾個字,幾個句,足以抵得上現代文一長篇

編者前言

本來想要對每篇古文皆摘抄以一定的評述,後來發現皆屬”畫蛇添足“:)

其實讀古文,不在讀通每個字,而在領會其內在韻味,正如台灣技術作家侯捷所言,很多時候,很多事情,不言之中,分外香醇。

可是,在抄了古文之後,又產生了一些感想,故而簡短附之。無論是詩歌,小說,乃至電影電視,或者遊戲,皆為表達其傳奇時代之神思與韻味

有金戈鐵馬,也有青梅煮酒,以及江渚橫流,秋月春風,以及合縱連橫,清流隱士,這才是一個傳奇時代讓後人無限留戀之處。

曾經想過要再改編三國劇情,比如增加劉玄德早年尋師訪友之情節,最終卻發現未必符合讀者的需要,若是遊戲中,便是玩家之期待。

可見,經典之所成經典,不是吹的,而是有著巧妙的內在邏輯。作為後人,也只能高山仰止,在一些細節上,加入現代之闡釋。若大加改動,便是與傳統為敵。當然,所謂的不大加改動,更注重是否能與傳統的價值觀對接起來。打個比方,周傑倫的中國風可以用鋼琴演繹,而很多東施效颦者,整首歌用盡了傳統樂器,卻總感覺空洞無物,難以感人。

也許我們最終還是得發現:傳統的東西,只有傳承,從古文中傳承,以及說,從名師中傳承是最好的

蘇軾—赤壁怀古

大江東去 浪淘盡 千古風流人物
故壘西邊 人道是 三國周郎赤壁
亂石穿空 驚濤拍岸 捲起千堆雪
江山如畫 一時多少豪傑
遙想公瑾當年 小喬初嫁了 
雄姿英發 羽扇綸巾 
談笑間 檣櫓灰飛煙滅
故國神遊 多情應笑我 早生華髮
人生如夢 一尊還酹江月

易中天先生在百家講壇評論第一集,以朗誦此篇為開始,蓋有為”周郎“正名之意。其實小說《三國演義》在諸葛亮未出山以前,還是7分甚至8分真實的,此真實並不意味句句對白皆有古文出處,而是主觀上沒有刻意造假。

羅貫中未必不認為周郎是個豁達的儒雅統帥,可惜英年早逝,難以成為主角。而根據故事劇情的發展需要,牛人是不能過早退場的,甚至應該劇終都不退場,如此方能向讀者交代,或者觀眾(影視劇)交代,甚至玩家(遊戲劇情)交代。

回到這詞本身,個人以為重點在”大江東去“、“江山如畫”、“羽扇綸巾”、“故國神游”、“人生如夢”,最後點題在“還酹江月”,此五詞分別對應大勢、氣象、名士、情懷、感傷,最後體悟,確是人生難得,不枉此生。想來多少傳統士人之心思,也盡付其中了。

你問我怎麼知道的?猜的,三國時代之於蘇軾如同今人之於北宋(當然僅從時間而論,其他早已天翻地覆),東坡先生何嘗不是身不能至,心向往之乎?

蘇軾—前赤壁賦

壬戌之秋,七月既望,蘇子與客,泛舟遊於赤壁之下。清風徐來,水波不興;舉酒屬客,誦明月之詩,歌窈窕之章。少焉,月出於東山之上,徘徊於斗牛之閒,白露橫江,水光接天;縱一葦之所如,淩萬頃之茫然。浩浩乎,如馮虛御風,而不知其所止;飄飄乎,如遺世獨立,羽化而登仙。

於是飲酒樂甚,扣舷而歌之。歌曰:「桂棹兮蘭槳,擊空明兮泝流光。渺渺兮予懷,望美人兮天一方。」客有吹洞簫者,倚歌而和之。其聲嗚嗚然,如怨如慕,如泣如訴,餘音嫋嫋,不絕如縷;舞幽壑之潛蛟,泣孤舟之嫠婦。

蘇子愀然,正襟危坐,而問客曰:「何為其然也?」客曰:「『月明星稀,烏鵲南飛』,此非曹孟德之詩乎?西望夏口,東望武昌,山川相繆,鬱乎蒼蒼,此非孟德之困於周郎者乎?

方其破荊州,下江陵,順流而東也,舳艫千里,旌旗蔽空,釃酒臨江,橫槊賦詩;固一世之雄也,而今安在哉?況吾與子,漁樵於江渚之上,侶魚蝦而友糜鹿;駕一葉之扁舟,舉匏樽以相屬;寄蜉蝣於天地,渺滄海之一粟,哀吾生之須臾,羨長江之無窮!挾飛仙以遨遊,抱明月而長終;知不可乎驟得,託遺響於悲風。」

蘇子曰:「客亦知夫水與月乎?逝者如斯,而未嘗往也;盈虛者如彼,而卒莫消長也。葢將自其變者而觀之,則天地曾不能以一瞬;自其不變者而觀之,則物與我皆無盡也。而又何羨乎?且夫天地之閒,物各有主。苟非吾之所有,雖一毫而莫取。

惟江上之清風,與山間之明月,耳得之而為聲,目遇之而成色。取之無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無盡藏也,而與子之所共適。」客喜而笑,洗盞更酌。餚核既盡,杯盤狼藉。相與枕藉乎舟中,不知東方之既白。

東坡先生的詞章,給人以情感豐富的感覺,而像唐朝詩人李白,更多是“奔放”吧。人是需要精神慰籍的,也是需要思想表達的,品讀歷史,觀看影視,乃至玩遊戲,無不為此。膚淺者為充實時間,深思者為自由表達,而幸好,我們有大量的歷史可以追憶,有美好的未來可以向往。

收前赤壁賦,不收後赤壁賦,也正因為此。然而後赤壁賦,亦有其價值,若無後赤壁賦,前賦則顯不真實。

曉樂


曉樂 2011/7/1 下午 10:51:16


[新一篇] 三國名篇與遊戲(2)——從諸葛亮看士人北伐情結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