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歷史與文化-三國智謀精粹(十七)

2.被智激:尚香叱追兵

  丈夫激夫人,這算是新鮮事!但玄德這一激,不僅喝退了追兵,且使夫人不被其兄孫權擺布,從此死心塌地跟隨玄德。
  既哭又激,紅顏叱追兵
  玄德與夫人孫尚香以江邊祭祖為名,騙得吳國太同意,慌忙離開南徐。
  剛奔到柴桑界首,詎料周瑜也恐玄德逃走,早派徐盛、丁奉在此攔住去路。
  趙云忙將第三個錦囊拆開,獻與玄德。玄德看了,急來車前泣告孫夫人說:
  “昔日吳侯與周瑜同謀,將夫人招嫁劉備,實非為夫人計,乃欲幽困劉備而 奪荊州耳。奪了荊州,必將殺備。昨聞吳侯將欲加害,故托荊州有難,以圖歸計。幸得夫人不棄,同至于此。今吳侯又令人車后追趕,周瑜又使人于前截住,非夫人莫解此禍。”夫人知了實情怎不發火,她大怒說:“吾兄既不以我為親骨肉,我有何面目相見乎!今日之危,我當自解。”于是叱從人推車直出,卷起車簾,親喝徐盛、丁奉說:“你二人欲造反耶?”徐、丁慌忙下馬,聲喏于車前說:“安敢造反。為奉周都督將令,屯兵在此專候劉備。”
  夫人說己奉母親、哥哥之命回荊州去,并大罵周瑜,喝令推車前進。徐盛,丁奉自思:“我等是下人,安敢與夫人違拗?”又見趙云十分怒氣,只得把軍喝住,放條大路教過去。
  美女死心跟英雄
  夫人已同意出奔,有追兵請她出面喝退便了,為何孔明教玄德用智激之?
  夫人雖同意出奔,但她與玄德處境不同:她終究是吳侯之妹,大事也不過回去,沒有什么了不起;而玄德如回東吳,即使有國太幫助,沒有性命之憂,但從此被軟禁,永無出頭之日。不僅是為退兵,也為了使夫人死心塌地跟隨玄德,這就有必要說明真相,用詞激之。夫人嫁玄德,是美女配英雄,當然一見情投意合,但夫人為何嫁玄德,個中過程,夫人一直蒙在鼓中,不知是哥哥用她做政治上交易的香餌,還認為這是哥哥對妹妹的關懷呢。玄德一說明真相,哥哥既不以她為骨肉,她又有何面目與之相見,這樣可使她更堅決站在玄德一邊,喝退追兵的火氣更猛,徐盛、丁奉等更不敢違拗。而玄德激夫人實是孔明教之,故說是孔明智激夫人亦可。 

3.受冷落:趙魏破三寨

  常言道:請將不如激將。孔明南征第一仗,就是用智激趙云、魏延以取勝。
  用智激,虎將深入敵后
  孔明率大軍來到,“蠻王”孟獲派第一洞金環三結元帥、第二洞薰茶那元帥、第三洞阿會喃元帥率兵迎敵。孔明知三洞兵到,即喚諸將聽令,說:
  “今蠻兵三路而來,吾欲令子龍、文長去;此二人不識地理,未敢用之。” 于是分別派遣王平、馬忠、張嶷、張翼等去迎敵,唯獨不派遣趙云,魏延二人。二人見孔明不用,各不服氣。孔明說:“吾非不用汝二人,但恐汝涉險入深,為蠻人所算,失其銳氣耳。”趙云說:“倘我等識地理,若何?”孔明說:“汝二人亦宜小心。”二人回去,趙云請魏延到自己寨內商議說:“吾二人為先鋒,卻說不識地理而不肯用。今用此等后生后輩,吾等豈不羞乎?”
  于是二人乃到敵寨附近生擒幾名南兵,用酒食待之,探得三寨虛實后,在深夜偷襲金環三結元帥大寨,梟了其首級,然后分兵取二寨,魏延殺到薰荼那元帥寨后時,王平軍早到寨前,前后夾攻,南兵大敗,薰荼那元帥奪路逃走了。趙云殺到阿會喃元帥寨后時,馬忠已殺到寨前,兩下夾攻,南兵大敗,阿會喃元帥乘亂走脫了。各自收軍,回見孔明。
  孔明機算神鬼莫測
  趙云將金環三結首級獻功。眾皆說:“薰荼那、阿會喃皆棄馬越嶺而去,因此趕他不上。”孔明大笑說:“二人吾已擒下了。”趙、魏二人并諸將皆不信。少傾,張嶷解薰荼那到,張翼解阿會喃到。眾皆驚訝。孔明說:”吾觀呂凱圖本,已知他各人下的寨子,故以言激子龍、文長之銳氣,教深入重地,先破金環三結,隨即分兵左右寨后抄出,以王平、馬忠應之。非子龍、文長不可當此任也。吾料薰荼那、阿會喃必從便徑往山路而走,故遣張嶷、張翼以伏兵待之,令關索以兵接應,擒此二人。”
  趙云、魏延皆虎將,孔明擬托以重任,即深入敵后以襲敵寨,但初到南人之地,地理生疏,如盲目進軍,將會出事。故孔明先冷落之,不派其出戰,卻明告雖欲用其二人,因其未知地理,未敢用之。這實是要他二人弄清地理,然后才能深入敵后。這么一激,果激起了二人銳氣,主動設法了解敵情,摸清了地理,加以孔明派王平、馬忠配合,一舉而破三寨。孔明機算,確是神鬼莫測! 

4.不服老:黃忠顯威風

  孔明二用黃忠,著重靠一“激”字。他認為這位老將如不激他,雖奉命出戰也難成功。“老黃忠計奪天蕩山”(第七十回)和“逸待勞勇斬夏侯淵”
  (第七十一回)便是寫孔明二激老黃忠的故事。 一激,大敗張郃
  張郃攻葭蔭關,孟達大敗,向成都告急。孔明集眾將商議,法正主張在帳中選一將去破張郃,孔明笑說,除非去閬中取張飛,別人難當。黃忠忍不住,要求出戰。孔明說他年老恐非張郃敵手。黃忠聽了,白發倒豎,說:“某雖老,兩臂尚開三石之弓,渾身還有千斤之力,豈不足敵張郃匹夫耶!”孔明又激之說:“將軍年近七十,如何不老?”黃忠憤然趨步下堂,取架上大刀,輪動如飛;壁上硬弓,連拽折兩張,孔明乃問他:“將軍要去,誰為副將?”說老的不行,他偏要老的,說:“老將嚴顏,可同我去。”不只在旁的趙云說令兩老去敵張郃是兒戲,葭萌關守將孟達、霍峻見兩老到來,也笑孔明欠調度。老黃忠見這情況,又激老將嚴顏說:“你見諸人動靜么?他們笑我二人年老,今可建奇功,以眼眾心。”于是二老設下計謀:黃忠用正兵迎戰張郃,嚴顏用奇兵抄在背后夾攻,終于打敗張郃。接著又用驕兵之計奪了天蕩山。
  二激,刀劈夏侯淵
  這時,劉備要他去取定軍山,孔明又激之,說守將夏侯淵精通韜略,善曉兵機,要去取關公來,方可敵之。黃忠憤然答說:“廉頗年八十,尚食斗米、肉十斤,諸侯畏其勇,不敢侵犯趙界,何況黃忠未及七十乎?”孔明便派法正同他去。在法正協助下,老黃忠又建奇功。老黃忠斬夏侯淵的英雄氣概,寫得很有聲色:黃忠占對山,夏侯淵出戰,任其百般辱罵,黃忠只不出戰。待曹兵倦怠,銳氣已墮,多下馬坐定,法正乃將紅旗招展——這時,“鼓角齊鳴,喊聲大震,黃忠一馬當先,馳下山來,猶如天崩地塌之勢。夏侯淵措手不及,被黃忠趕到麾蓋之下,大喝一聲,猶如雷吼,淵不及相迎,黃忠寶刀己落,連頭帶肩,砍為兩段。” 

十二、用間

  凡對敵斗爭,或一切競爭,都要詳細了解對方的情況,才能制定正確的對策與之較量,始有取勝的可能,如果對對方情況毫不了解,就可能采取錯誤的對策,必將遭到失敗。與敵斗爭,先要了解其情況,這就必須用間,為了不泄漏精報給對方所利用,則必須嚴格保密,純潔內部,因此用間與保密成為對敵斗爭的最重要手段,這是古今如此,已是公開的秘密。
  《孫子兵法·用間篇》十分強調用間的重大作用。孫子說:“明君賢將,所以動而勝人,成功于眾者,先知也。先知者,不可取于鬼神,不可象于事,不可驗于度,必取于人——知敵之情者也。”又說:“故用間有五:有因間,有內間,有反間,有死間,有生間。”“故三軍之親,莫親于用間,賞莫厚于間,事莫密于間。非圣智不能用間,非仁義不能使間,非微妙不能得間之實。微哉!微哉!無所不用間也。”孫子認為能常勝敵人,是因事先了解敵情。而要了解敵情,不能靠鬼神、迷信和主觀去猜測,只能從“知敵之情看”
  去取得。這就必須用“五間”。而能善于用間的,只有是智慧、慷慨的人,因為這種人才能重用、重賞做間諜的人,這樣,間諜才為之效死。在歷史上,間諜在對敵斗爭中起了非常關鍵的作用。商之興,與商湯以伊尹為相大有關系,因伊尹原是夏桀的大臣,他很了解夏朝的內情;周之興,與武王以姜尚為師大有關系,因姜尚原是商紂的大臣,他洞悉商紂的內情。又如楚漢之爭,劉邦就給陳平黃金四萬斤,使他行反間,離間項羽與其骨鯁之臣范增、鐘離昧等的關系,使項羽最后變成孤家寡人,終被劉邦打敗。
  《三國演義》描繪孔明、周瑜和司馬懿等料事如神,其實都是用間了解敵情才能如此。其中離間計描寫得最多,因為在戰爭中,君臣一心,將帥協力,則難以戰勝;如果能離間之,分散敵方的力量,則易打敗之。其離間之法,無非兩種:制造矛盾和利用矛盾。這種離間計就是《孫子兵法·計篇》所說的“親而離之”。《三國演義》有不少采取“親而離之”的計謀以戰勝對方的故事。 

1.離傕汜:楊彪行反間

  離間的花樣甚多,而利用女人妒性進行離間的,卻是一種獨特的手法。
  離間奇計:利用女人妒性
  董卓被殺其余黨李傕、郭汜攻入長安,操縱朝政,橫行無忌。太尉楊彪密奏獻帝說:“臣有一計:先令二賊自相殘害,然后詔曹操引兵殺之,掃清賊黨,以安朝廷。”獻帝說:“計將安出?”彪說“聞郭汜之妻最妒,可令人于汜妻處用反間計,則二賊自相害矣。”獻帝乃書密詔付楊彪。彪即暗使夫人以他事入汜府,乘間告汜妻說:“聞郭將軍與李司馬夫人有染,其情甚密。倘司馬知之,必遭其害。夫人宜絕其往來為妙。”汜妻訝說:“怪見他經宿不歸!卻干出如此無恥之事!非夫人言,妾不知也。當慎防之。”彪妻告歸,汜妻再三稱謝而別。過了數日,郭汜又將往李傕府中飲宴。妻勸說,“傕性不測,況今兩雄不并立,倘彼酒后置毒,妾將奈何?”汜不肯聽。至 晚間,傕使人送酒筵至。汜妻乃暗置毒于中,方始獻入,汜便欲食。妻說:“食自外來,豈可便食?”乃先與犬試之,犬立死。自此汜心懷疑,一日朝 罷,李傕力邀郭匯赴家飲宴。至夜席散,汜醉而歸,偶然腹痛。妻說,“必中毒矣!”急令將糞汁灌之,一吐方定。汜大怒說:“吾與李傕共圖大事,今無端欲謀害我,我不先發,必遭毒手。”遂密整本部甲兵,欲攻李傕。早有人報知傕。傕亦大怒說:“郭阿多安敢如此!”遂點本部甲兵,來殺郭汜。
  兩處合兵數萬,互相混戰。兩人勾結一起,朝廷無人奈何;及其分裂,互相攻擊,勢力日趨削弱,最后被曹操打敗,落草為寇去了。
  抓住要害,離間見效
  楊彪能行其反間計,是因其抓住郭汜之妻最妒的特性。楊彪夫人只不過是說“聞郭將軍與李司馬夫人有染”,便引起郭妻妒火大作,不用教她離間之法,她卻“無師自通”,從置毒于酒至以糞灌其夫,終使汜與傕決裂。可見離間計,一抓要害,便立即見效。而行此計的,又往往是身邊人。郭汜之敗,與其說是中了楊彪的離間計,不如說是中了夫人的離間計。 

2.抹書信:曹操間馬韓

  馬超殺奔長安時有二十萬大兵,逃歸隴西時只剩下三十余騎,為何如此慘敗?因中了曹操的離間計。
  馬超與曹操大戰于潼關,殺得曹操“割須棄袍”。曹操乃屯兵于渭北,密令徐晃、朱靈盡渡河西結營,以前后夾攻馬超,馬超聞知,乃與韓遂商議。
  韓遂主張先和,春暖再說。于是便派使至曹寨下書,言割地請和。賈翊向曹操獻計說:“兵不厭詐,可偽許之,然后用反間計,令韓、馬相疑,則一鼓可破也。”操撫掌大笑說:“天下高見,多有相合。”
  事未查明而疑,必然中計
  次日,操引諸將出營,喚韓遂會話。陣前,操只敘寒溫,敘年家,敘年齒,并不提起軍情,相談有一個時辰,方回馬告別,各自歸寒。超來問有否言軍務,遂如實說:“只訴京師舊事耳。”超心甚疑,不言而退。次日,操親筆作一書給韓遂,在緊要處盡皆改抹,送信時故意多遣從人,使馬超知之。
  人報馬超,超向遂索書,看見有改抹字樣,疑是遂與操有密謀之處,自行改了。韓遂說:“汝若不信吾心,來日吾在陣前賺操說話,汝從陣內突出,一槍刺殺便了。”超說:“若如此,方見叔父真心。”次日,韓遂引眾將出陣。
  馬超藏在門旗里。韓遂使人到操寨前,高叫:“韓將軍請丞相攀話。”操乃令曹洪引數十輕騎出陣前與韓遂相見。洪馬上欠身說:“夜來丞相拜意將軍之言,切莫有誤。”言訖便回馬。超聽得大怒,挺槍驟馬,便刺韓遂。遂諸將攔住,勸解回寨。遂見馬超如此,迫得暗向操投降,約夜間放火為號,共討馬超。不料馬超已探得備細,引兵來殺韓遂,雙方混戰,操大軍掩至,馬超大敗,止剩得三十余騎,與龐德、馬岱望隴西臨洮而去。
  一勇之夫,難成大事
  曹操的離間計確毒!但并不奧深,如果是細心人,一驗筆跡便知“抹書信”的是何人;適逢馬超是個有勇無謀的人,未經思考便斷定韓遂與操密謀。
  后來,韓遂降操也是馬超所逼造成的。韓遂原是一心與馬超報仇的。因韓遂與馬超之父馬騰結為兄弟,馬騰被操所殺,韓遂深為憤恨,故操派使赍書要其擒馬超赴許都,許封其為西涼侯,遂不為封高官所動,便將此事告知馬超,并當馬超面斬操來使。這說明韓遂大義凜然!馬超竟以“抹書信”事而疑之,以至與之火并,使內部分裂,致為操所乘。可見一勇之夫難成大事,馬超之敗亦是意料中事。 

3.散流言:孔明黜仲達

  孔明南征后欲北伐,因司馬懿守西涼等處未敢輕舉妄動。
  馬謖獻計,曹睿中計
  馬謖獻計說:“司馬懿雖是魏國大臣,曹睿素懷疑忌。何不密遣人往洛陽、鄴郡等處,布散流言,道此人造反,更作司馬懿告示天下榜文,遍貼諸處。使曹睿疑心,必然殺此人也。”孔明從之,密使人行此計去了。
  事被曹睿所聞,大驚失色,急問群臣。太尉華欲奏說:“司馬懿上表乞守雍、涼,正為此也。先時太祖武皇帝嘗謂臣說:
  ‘司馬懿鷹視狼顧,不可付以兵權;久必為國家大禍。’反情已萌,可速誅之。”曹真奏說:“不可。今事未知真假,遽爾加兵,乃逼之反耳。如陛下心疑,可仿漢高偽游云夢之計,御駕幸安邑,司馬懿必然來迎,觀其動靜,就車前擒之可也。”睿從之,親自領御林軍十萬,徑到安邑。司馬懿不知其故,欲今天子知其威嚴,乃整兵馬,率甲士數萬來迎。睿慌命曹休先領兵迎之。馬司懿見兵馬前來,只疑車駕親至,伏道而迎。曹休說:
  “仲達受先帝托孤之重,何故反耶?”懿大驚失色,汗流遍體,乃問其故。休備言前事。懿說:“此吳蜀奸細反間之計,欲使我君臣自相殘殺,彼卻乘虛而襲。某當自見天子辨之。”遂急退了軍馬,至睿車前俯伏泣奏說:
  “臣受先帝托孤之重,安敢有異心?必是吳、蜀之奸計。臣請提一旅之師, 先破蜀,后代吳,報先帝與陛下,以明臣心。”睿疑慮未決。華歆奏說:“不可付之兵權,可即罷歸田里。”睿依言,將司馬懿削職回鄉,命曹休總督雍、涼軍馬,曹睿駕回洛陽。
  利用矛盾,反間成功
  孔明散流言使司馬懿削職,是利用曹氏和司馬懿之間的矛盾。曹氏和司馬懿原非一心,曹操出身于宦官,司馬懿出身于士族,在東漢末年,士族和宦官矛盾十分尖銳,士族一般看不起宦官,故曹操起事之初搜羅士人為已用甚為困難。曹操曾要司馬懿出來做官,他裝病不出,后怕曹操要殺頭才勉強應召。因此,曹操對他甚有戒心,華歆說曹操曾告訴他:“司馬懿鷹視狼顧,不可忖以兵權,久必為國家大禍,”足以說明。華歆為曹氏死黨,故一聽司馬懿有反情,則主張“速誅之”。而曹睿對司馬懿也“素懷疑忌”,雖知司馬懿反情不落實,也借此機會把他削職回鄉。也正因曹氏和司馬懿有矛盾,孔明利用矛盾的反間計才立即見效。 

4.巧離間:諸葛拆叛黨

  建寧太守雍闿勾結孟獲造反,牂牁太守朱褒、越巂郡太守高定獻了城池。
  諸葛亮決定在征孟獲前先平定叛亂。他采取反間計,制造矛盾,使其互相攻殺,叛亂得到迅速平定。
  制造矛盾進行離間
  諸葛亮統大軍到來,雍闿、朱褒、高定引軍迎敵。高定先鋒鄂煥初戰被擒,諸葛亮知是高定部將,告之說:“吾知高定乃忠義之士,今為雍闿所惑,以致如此。吾今放汝回去,令高太守早早歸降,免遭大禍。”乃縱之去。他回見高定,備述諸葛亮之德,定亦感激不己,這一縱,為爭取高定、鄂煥打下基礎。雍闿、商定兩路兵來取蜀寨,被生擒無數。諸葛把雍闿、高定的人各囚一處。卻令軍士傳說:“凡是高定的免死,雍闿的人盡殺。”諸葛亮取雍闿的人來問,皆說是高定部下,便盡放回去。又喚高定的人來問,都說實是高定的軍士,乃賜酒食,對他們說:“雍闿今日使人投降,要獻汝主并朱褒首級為功勞,吾甚不安。汝等既是高定部下軍,吾放汝等回去,再不可背反。”這二縱,使高定與雍闿互相懷疑,為促使其互殺埋下伏筆。
  借刀殺人,不費吹灰之力
  高定見諸葛亮如此厚待他,未知真假,乃派人到孔明寨中探聽虛實,被伏路軍捉來見諸葛亮。諸葛亮故意認做雍闿的軍士,問說:“汝主帥既約下了獻高定、朱褒二人首級,因何誤了日期?”并修書一封付之說:“汝持此書付雍闿,教他早早下手。”諸葛亮這一書,明是教高定殺雍闿。果然,高定一讀此書,勃然大怒,乃與鄂煥在夜間偷襲雍闿寨,梟其首級來見諸葛亮。諸葛不僅沒有給他表功,反喝令推出斬之。定辯護,諸葛說他是詐降,定問何以知之,諸葛取出一書,與定說:“朱褒已使人密獻降書,說你與雍闿結生死之交,豈肯一旦便殺此人?吾故知汝詐也。”定叫屈說:“朱褒乃反間之計也。”諸葛說:“汝若捉得朱褒,方表真心。”于是,“高定與鄂煥引兵去殺朱褒,恰巧于途中相遇,乃刺殺之,梟其首級來見諸葛。諸葛大笑說:“吾故使汝殺此二賊,以表忠心。”遂命高定為益州太守,總攝三郡;令鄂煥為牙將。三路軍馬已平。
  孔明這次行反間計的特點是:先以義爭取高定,然后在高定與雍闿、朱褒之間制造種種矛盾,用叛軍殺叛軍,不待自己動手,使高定梟雍闿、朱褒之首。孔明拆叛黨的反間計確是別具一格! 

第四章 取勝訣竅

  集大成始能成大家,善于向別人學習的人才能“青出于藍勝于藍”,日本人就善于向外國人學習,融會貫通中西智謀用于商戰,故能在世界市場上昂首闊步,縱橫馳騁。有鑒于此。我們以三國智謀總結現代商戰的經驗教訓,希翼對新參加商戰的中國人有所啟發,有所提示。 
 


孱陵侯 2011/10/10 下午 02:51:16


[新一篇] 三國演義經典插曲收集(一)

[舊一篇] 三國歷史與文化-三國智謀精粹(十六)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