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類主題遊戲雜談

以三國為主題的游戲可以說是包羅萬象,有策略游戲,戰棋游戲,角色扮演,桌面游戲,動作游戲,即時戰略等等各種游戲。可以說會玩三國就會玩所有單人游戲。

三國游戲發展最快的要算策略游戲中的三國志一系和三國群英傳了,三國志已經從1代發展到第10代,三國群英傳也到第5代,而三國戰棋類游戲就沒有什么大的突破性,不是很清楚的是不是三國志和三國群英傳的耐玩性不高,需要迅速發展才能滿足玩家,還是三國戰棋類游戲的耐玩性太高了,已經能夠滿足玩家,還是玩家已經對這種游戲已經厭倦了不想玩了。

眾所周知,中國古典四大名著中的《三國演義》講述了自黃巾起義至西晉統一(公元184年到280年)的歷史風云畫卷。通過集中描繪三國時代各封建統治集團之間的政治、軍事、外交斗爭,揭示了東漢末年社會現實的動蕩和黑暗,譴責了封建統治者的暴虐,反映了人民的苦難,表達了人民呼喚明君、呼喚安定的強烈愿望。

另外,《三國演義》沿襲了平話"擁劉反曹"的傳統,體現了封建時代人民擁明君、反暴君的共同愿望。

為什么今天的人們會受外國文化如此深的影響呢?因為他們中的很多人根本就沒有深刻的了解過中國這燦爛的文化。譬如如今狂熱到沒有理智的追星族,也許正像周星弛的《百變金剛》中的情況一樣,把西楚霸王說成張飛……   

如今的玩家卻還值得讓人信賴。因為“物以類聚”,在喜歡內涵深刻的游戲的玩家中間不乏很有思維能力人。在對中國文化的認識很深刻的情況下,他們接觸外國文化就成為了吸取他人文化精華的過程。然而越是這一類玩家,對國產游戲的心痛就越大。

中國文化應該在新時代發揚,包括在游戲的領域。這不僅僅是技術進步的問題。

     為什么技術如此的進步還不夠呢?我覺得就是因為游戲中依然沒有把住中華文化的精髓。玩家看到游戲界有江郎才盡的狀況時,往往大聲疾呼“為什么不發掘中國五千年歷史中的題材呢”。

很多玩家都構想過的游戲,在最終出來時,我們依舊在抱怨技術問題的同時,卻也指責這只是純粹的仿制品。利用了中國歷史的題材,為什么依然沒有民族特色?   

這其實是因為一個誤區的存在。歷史題材之所以可以反映出民族文化的特色,是因為它本身就是在被民族文化感染的人們中間演義的。要表現中國文化并不見得要死死咬住歷史。這也可以反駁那些“中國人在吃老本”的錯誤言論。

不管在任何題材的游戲方面,中國都有其獨到的文化,這不但是國人所容易接受的,同樣是外國人對中國文化神秘感的來源。每個中國游戲制作者都應該有發揚中國文化的思想。

例如,國產的RPG游戲也深受西方以及日本文化的影響;形象上借鑒西方,意識形態上借鑒日本。日本只有武士道這種瘋狂的精神,西方則是受宗教影響嚴重的騎士精神。且不討論這兩種精神在現實中可取的地方或缺點,至少中國的武俠文化是截然不同又充滿特色與魅力的一種文化。這可以說是一種例證。

比如,武俠游戲的主導現在在香港和臺灣。但這兩個地區卻是受西方文化影響極為深刻的地區。雖然兩地現在的文化并不是保守派所說的粗俗和野蠻,但與悠久的中國文化卻存在著帶隔閡;是不是覺得鄭伊建演的《風云》和電視劇《三國演義》差距很大?是不是覺得臺灣的“超級星期天”和國內的“曲苑雜談”、“綜藝大觀”差距很大?同樣武俠文化在兩地的詮釋也不同。

有玩家曾氣憤認為,如果游戲是一種藝術,那么(光榮)、(暴雪)就是一位藝術家,而國內的游戲公司只能算是個藝術販子。國產的策略游戲人的感覺就像一個沒有藝術細胞的小學生抄別人的美術畫。看著這些畫令人心如刀割,令人感嘆中國的人才都哪里去了!

后來他終于想明白了,原來藝術販子只是一個商人,他永遠也不會成為一個藝術家,因為他目光太短淺了,就算他有藝術的天分也會被埋葬的,眼前的蠅頭小利足以讓他歡天喜地心滿意足。所以玩家把希望寄托在下一代人身上吧!可是又可能等不了那么久。

有太多的仁人志士提出過太多的獨到的見解了,在此,我作為一名三國游戲的開發者,明知自己才疏學淺難,甚至說有時實在時難登大雅之堂的情況下,還是要把自己對三國游戲的一些想法公之于眾,作一番闡釋,并且努力實踐,希望能起到拋磚引玉的作用,為振興中華的游戲產業作出一點點貢獻。

是的,我相信,真正中國人式的思維,傳統文明期待著應有的回歸與復興。

就像有玩家認為,金庸大師筆下的人物,應該本來具備著鮑國安、仆存曦這樣的演員的氣質,而在武學的詮釋上比較偏像于港臺的風格而不是四不象。

比如,如果國產武俠游戲能把武俠題材用中國文化而不是新興的港臺文化的風格詮釋一遍,也許會呈現出新的生氣勃勃的氣象。

傳奇就像燈塔,一直在前方照耀著我們,臺灣的《仙劍奇俠傳》絕對是經典中的經典,也是游戲誕生以來最富有中國特色的一款。不論音樂,人文思考方式,都是典型的中國人的思維。

從以往三國游戲空空的歷史軀殼中,我們得到的真正感動確實太少,我們只是在一個混沌的環境中進行著自己的游戲,而一代代來的種種改觀(包括那一絲人文注意的味道),使我們看到了中華文化范圍的游戲正在向源于歷史,高于歷史的方向邁進。

盡管這種努力依然距離我們心中的期望很遠,但我們能看到希望,正如在朝霧中行走的我,雖然依舊身處一片模糊中,但這種模糊由于陽光的作用與在黑暗的混沌中的恐怖感受大相徑庭,于是我在微風中,露出了充滿希冀的笑容。正如玩家所言,這種期待由來已久,且歷久彌新。


網載 2011/10/28 上午 10:33:33


[新一篇] 從古典書籍中尋找三國遊戲的精髓

[舊一篇] 國產三國單機策略戰棋獨立游戲:三國春秋傳

返回列表